您的当前位置:获奖荣誉

心满了 也就是家了(组图)

2022-10-02 20:04:52字体:
分享到:
心满了 也就是心满家了 心满了 也就是家了 刘宇再过三天便是除夕了,今天大麦专门腾出时间来好好打扫一下自己的组图小窝,今年他打算让父母来这里过年,心满所以大扫除是组图必需的。在这里住了一年,心满环境从陌生到熟悉,组图一切都过得那么快,心满小小的组图房间已经被各种东西填满了,而一年前这里还是心满空空如也。“终于到了!组图”大麦长舒了一口气,心满把左右两手提着的组图编织袋放下,再一扭身,心满卸下背上的组图一背包行李,从包里拿出钥匙,心满打开了房间门。这是一套60平米的小房子,二手的,花了大麦近15万的首付并从银行贷款了33万,用他的话说,为了买这套房子,他花光了这辈子的自由。当然,“自由”的代价还算是值得的,毕竟相比此前一到年底就四处租房的经历,有一套房产证上写着自己名字的房子,还是让人洋洋得意的。大麦关上大门,重重地坐在一袋行李上,贪婪地看着自己的房子,虽然里面空得走路都有回音,地上还零散地扔着各种杂物垃圾。房子有两个卧室,都铺着深褐色的木地板,也许是时间长了,有的地方已经被刮花,露出木头的本色。小卧室只够放一张单人床,墙角还有几张揉皱了的挂历,布满灰尘,“以后这里可以放我的电脑,这里就是娱乐室了。”大麦想着。回过头就是卫生间和厨房,厨具橱柜早已被搬走,剩下墙上的一层油腻,卫生间是马桶式的,倒也不算太脏,打开水龙头,水哗哗地流出来,大麦伸手洗了把脸,也没毛巾擦,就这样任它晾着。随后他来到阳台,当时让他下定决心买这套房子的很大原因就是因为这个阳台,从这里可以直接看到楼下的花园,蜿蜒的小路被各种常青植物隔开,一年四季都是绿色的。楼下还有几个小孩在捉迷藏,有个小女孩躲在转角的矮树丛背后,其他小伙伴正在四处找她,而大麦从阳台看下去,她的位置一览无遗。此刻阳光正从外面斜射进来,照在身上一股暖意,整个房间都亮堂起来,有了一种惬意的味道。“啧啧。”大麦喳喳嘴,心想,要在这里住下,可得好好花一番功夫了。扫地、拖地、擦门窗……大麦认真地打扫着房间,他想起刚刚搬进来的那天,屋子里也是脏兮兮的,不同的是,当时屋子里没什么摆设,打扫起来挺方便,现在光是清理两个卧室都要弄半天。说起来,搬进来的第一天,卧室里没有床,大麦是打了个地铺睡地上的……睡在地上,尽管大麦穿了保暖内衣,但依旧能感觉到薄薄的棉絮下面木地板的冰凉,他紧了紧被子,12月份的昆明,尽管白天阳光明媚,但夜里同样还是温度很低的。“以后要在这摆个大床,厚厚的垫子,厚厚的被子,还要有电热毯!”大麦有点哆嗦,关了灯后房间里很暗,他扭过头去看着窗户,因为没有窗帘,可以直接看到外面模糊的影子,小区里很安静,偶尔会传来几声流浪猫狗的叫声,有时候还能听见巡逻的保安在用对讲机讲话。 大麦睡不着,他想到了未来要在这里生活,突然有种莫名的感伤,在买房子前,他曾幻想过自己的家是什么样子的,有无数个画面,但却没有一个是像现在这样,至少没这么冷。不过,寻寻觅觅了半年多,终于找到了一个自己比较满意也能付得起的房子,办手续、办贷款……忙忙碌碌一个多月,终于把一切都办完了,如今房子是真实的,小区也是真实的,即便现在睡的地铺也是真实的,终于也有了一个可以落脚、自己说了算的地方了,想到这些,大麦心里便又兴奋起来。思绪回到现在,大麦看了看自己的大床,这是他添置的第一件家具,一米八的宽度,厚厚的垫子,当然,冬天里有电热毯。躺在上面浑身懒洋洋的,尤其是天气好的早晨,阳光可以直接晒到床上,即便醒来也要赖在上面发呆。隔壁的小卧室确实成了娱乐室,现在里面摆着一台电脑和一张单人床,大麦偶尔会在这里玩到深夜,累了就往小床上一趟,享受自己单身汉的生活。弄完卧室,大麦开始整理客厅,电视柜、沙发、茶几把客厅装得满满的,“原先看客厅还是宽敞的,没想到现在放上家具后就挤了那么多。”一边说着,大麦一边用抹布擦去电视机上的灰尘,现在他都很少看电视,不像刚买的时候。“LCD、LED、1080i、720p,看得眼睛都花了。”搬近新房半年后,大麦想着要补充一台电视,不过完全没经验的他根本不知道在无数个品牌型号中挑出一款来,来到商场里,每个牌子的销售都在向他灌输各种听不懂的词汇,才一上午,就累得看到电视就头晕。“算了算了,网上买得了,可能还便宜点。”大麦飞奔“逃离”了商场,回到家打开电脑研究起电视来。“要多大尺寸,要参考观看距离”“显示器的成像效果”“清晰度有什么讲究”“售后服务怎么样”……一个下午,大麦在电脑和客厅之间跑来跑去,距离、尺寸、高矮计算了半天,然后又查了几十条评测、解释、说明,终于勉强搞懂了挑选的技巧,随后才在网上商城找起来,一直到晚上才算是找到一台“物美价廉”的电视。随后欢天喜地地下单,等卖家发货,焦急地等待……一个星期后,一个电话打来:“喂,大麦吗?你有件大件包裹,你明天来XX储运中心取。”“什么?不是送货上门吗?”“不是,自己来取。”随后电话就挂断了。大麦气得骂了一句。不得已,大麦最后自己出钱找了辆面包车,穿过大半个昆明城,找了两个小时,终于取到了电视机,“真是历经千辛万苦啊!”之后搬上楼、安装、调试,当屏幕亮起来后,大麦突然有种要哭的冲动,那天晚上,他巴巴地看了一夜,从没有觉得电视节目有那么好看过。现在回过头想想,大麦自己都觉得那时候很可笑,这样也不懂那样也不知道,傻乎乎地去填满、摆弄自己的房子,好让它早点变为家。大麦记得很清楚,一开始的时候,他很不习惯将这里称为“家”,因为那里空得让人心里发虚,他邀请朋友时候总是说“今天到我房子里玩”“我房子在XX区”,但随着一件一件的东西慢慢放进去,吃的、用的、穿的、玩的一样样在房子里“找到”自己的位置,大麦发现自己的记忆正在和这里融为一体,屋里越来越拥挤,他的心里也越来越踏实。打扫了一整天,夜已深了,小屋已经收拾得整整齐齐。关了灯的房间,只有微弱的月光和零星的灯光从窗帘的缝隙透进来,此刻大麦静静地躺在床上环顾昏暗的房间,拿出手机看了一眼:00:48,再过12个小时,父母的火车将会到站。“他们会带什么好吃的来呢?他们来了就更挤了,但家里也会热闹许多吧。”这样想着,大麦笑了起来。
TEL:
地 址:
电 话:
传 真:
邮 箱:

sitemap